姚余栋:比特币价格硬分叉后还将会继续上涨


时间:2017-12-18    来源:每日财经

   每日财经(Mrcj88.cn)讯:

  大成基金副总经理兼首席经济学家姚余栋表示,我们看一下人类供给货币的速度低于人类需求的几何速度增长,我们看比特币怎么来定价。这个理论怎么验证呢?正好有比特比,当时设立了2100万,所以这一轮大涨是大幅度的,以前只是100万人用,现在是1000多万人用,如果是100万人使用是一个单位,1000万是10个单位,涨了100倍,是N的平方减N,是10的平方减10,比特币果然如此是暴涨的,一个很简单的道理,这个货币供给是横线性的,是一个横轴是2100万,只要用的人越多就会触发到流动性不足的区域。所以比特币一定归出现暴涨,为什么出现暴跌呢?因为它不是货币而是收藏品了。它的交易的可能性降低了,因为人人都预计着比特币要涨,所以一定会出现硬分杈,因为网络结点已经相对集中了,可以发生50亿的攻击,这就是硬分杈,涨分杈、跌,因为分杈也赶不上比特币的需求。所以比特币不是一文不值,因为用的理论不对,它是数字黄金,现在的定价是合理的,没有公认的合理的模型。我们给出来了,我们给出的就是这样一个定价的模型,大家看看,比特币的交易频率每分钟的下降,2014年以来,因为它预计升值,人人储藏比特币,所以比特币不是货币,而是收藏的。现在忽然互相的P在下降,但值在上升会出现硬分杈,所以会涨再跌再暴涨,已经跌到每分钟10次以上了,这个P的发生值。在交易频率不断地下降的时候,因为扛不住N的平方减N,因为比特币有非常高的硬分杈,由此导致了比特币的价值继续上涨。因为硬分杈也只是分出新一轮的,赶不上比特币的需求。所以这就是我们说的新的货币需求理论,颠覆现有的,或许只有这个才能解释,支付清算非常频繁,流动性需求是N的平方,比特币是一个横值有一个硬分杈,支付难以应对流动性的需求,触发了流动性的恐慌。

  我想说的是,货币需求理论过去都搞错了,错得一塌糊涂太离谱了,从马歇尔开始到今天的主流经济学,所以,我们和以前的在人民银行金融研究所的同事们做了一个颠覆性的创新,大家看行不行,由此把它应用在比特币上。有人说这是不值得炒作的,有人说这是“纸黄金”,到底什么情况?它的价值到底是不是合理性?用我们的货币需求理论看看到底行不行?我们长期的理论需求是线性的,都是教科书上学的。我举一个例子,秦皇统一六国的时候遇到了通缩,大家注意到没有,这是我在山东博物馆拍下来的,李斯的半量钱越做越小,发生了什么事情让秦国在统一了六国以后的半两钱越做越小,以前我们的金融史书说的是通胀的,大家受的教育也是如此的,我想说的是通缩,是流动性不足。大家看半两钱越做越小。

  第二个例子王莽新政,王莽4次的币制改革,最终以失败告终,但他为什么要改?五铢钱是流行了几百年的,这是在茂陵拍下来的,这是汉代流行的钱,把几个钱融个以后,一个半20铢,一个板5铢,为什么王莽改更多的大钱呢?这个有点像齐国的刀就值50个五铢钱,王莽是异想天开吗?查查几乎所有的金融史都说人家是通胀,我告诉大家是通缩,是硬兑通缩导致的没办法的事情,因为铜钱不足了,只有做成一个大币才能适应于流通。搞错了。我们对人类根本的货币的需求的是搞错了,为什么做大钱一定是流动性不足钱不够了,所以我们把五铢钱熔成了刀形,流通是不够的。他是来拼盘的。大家知道万历15年张居正推行了一条变法是银本位的,以前中国是没有银子的,主要是铜钱和铁钱,到了明代张居正就是国家需要劳役的话,只要交了银子就可以了。所以国家的税负全部是银子结算的。经过了到明末清初的黄宗羲,看这段话,两百余年,天下金银纲运于燕京,如水赴渠……而富商、大贾、达官猾吏、自北而南,又能以期资力尽敛天下之金银而去。夫,银力已竭,而赋税如故也,市易如故也。故田土之价,不当异时之什一。百货之价,亦不当异时之什一,岂其物阜与?曰:否。市易无资也。”我经常在金融史书上看,当时明末出现了通胀,大家引用这句话,大家看到田土之价恰恰是搞错了,搞反了。

  而且市易无资也,我要生产要交易啊,银子没有了,银子去哪里了?一个银本位的经济体竟然找不到银子了,大家想过没有?我们的教科书传统地把这个最根本的地方搞错了,银子到哪里去了?造就了我们的成语是“隔壁王二不曾偷”、“此地无银三百两”,为什么家家户户埋银子,是因为通缩。由于银价对铜价的升值,于是就储藏了银子,只有这个合理的解释,不是通胀而是通缩。

  所以,中华大地一个银本位的国家,连银子都没有。我们看布雷顿森林体系,当时是一盎司黄金等于75美元,美元已经不再兑换了。为什么崩溃了?到今天真实的原因还埋在迷雾之中的。有人说是特里芬难题其实是好多的。不是这样的,是因为1944年的全球经济标定的黄金在经过20多年之后,全球经济增长的流动性不足了,流动性不足之后会造就黄金对美元的升值,一旦占优货币升值了以后,黄金对美元就会一盎司黄金到36美元,这样大家都会找一盎司黄金到其他的市场流通,所以美国不得不关闭这个窗口。当时设想的货币经济总量根本就无法适应未来人类的增长,所以它必然是崩溃的,这个比价是捍卫不的。央行有购债可以发基础货币,所以这个是现行的,经济体有多少的企业生产多少的债券,这是类似的,这是一个线性的,大家承认货币供给是线性的。央行有基础货币,有资产经过银行的体系放大形成了这样的。

  主流的货币需求理论,费雪的货币需求理论基本上是线性的,剑桥学派我也曾经受到过教育的,也是线性的,我们的教育就是这样的,有谁说不是呢?所以货币供给是线性的,货币需求是线性的,这是我们受的传统的教育,很多是受是剑桥学派的影响。而凯恩斯的货币需求理论认为交易动机、预防动机、投机动机,三种货币需求,关键是交易动机至今没有被模拟,人类有没有交易动机没有模拟,只是流动性、预防没有被模拟交易。托宾的理论是最广为接受的,银行离我远我就少存,这就是货币需求理论,也是线性的,微观基础是这样。都无法解释明朝的银子为什么没了,林林总总有四个现象,我们可以挨个解释一下。

  在人类的交往中,实际上是有交易的,这是一个交易体,之间有一个一个网络网络是要清算的,以前的货币需求是我跟银行的关系,比如说托宾的需求说我需要一两银子,满屋的人需要一百两银子,没有考虑到我卖朱院长水给它,朱院长给鲁首席面包给他,可能要经过主持人清算,可是忽视了一个问题,就是清算网络的问题。这就是最根本的差别。由此,我们可以查一下文章,我本人人民银行研究所的谢怀筑、孔泽宇我们三个人写的文章,人类历经了所有的清算体系,无论是实时清算还是延时清算还是杂差清算,全部是N的平方减N,相当于是物理的网络,每个人生产一种商品和服务,一定是要卖给别人的,所以这个时间发生,谁卖给我,或者我卖给谁是一个泊松分布图,带有随机性的,播送需求的交易量是要完成N的交易减N。由于,我们的货币供给是线性的,是一个交易主体,但货币需求是N的平方减N,我想跟大家说,一个是线性的一个是几何级数的,大家会遇到什么情况呢?这是非常震撼的。货币需求理论,这是一个节点经济体可以是个人也可以是企业,横轴是需要流动性,所以当节点是增加的,企业和个人增加的时候,央行又持有更多的可以提供流动性、线性的供给,这是央行的体系。但是,货币需求理论颠覆了是一个几何级数,是N的平方减N的速度在上升的。所以在早期的时候就是流动性不足,一旦跨过了这个点就是流动性恐慌,也就是没有了。这就是我们新的货币需求理论。

  长期以来,或者说整个经济学、金融学最根本的货币需求理论搞错了,N的平方减N不是N的线性,所以从这个意义推导货币发是伪命题,因为没有货币怎么有生产增加值呢?2块钱的货币才有1块钱的增值,,这就是新的马尔萨斯他陷阱,这就是N的平方减N,这个P是在生产商品被别人交易的可能性,所以一定会触发流动性不足的,这是人类经济活动的俗名,因为我们一定要产生更多的分工,要有更多的企业、机器人进行,凡是有单独账户进行清算,因为跟别人有交易,而网络是以平方项形成的交易,所以我们就解释了为什么秦国出现了问题,是因为秦国的人口在这个位置,统一了六国之后就过了这个节点了。以前秦拥有的铜的量只是供给秦国,当统一了六国以后就进入了通缩的领域的,因为跟不上,不增长,因为是N的平方减N的速度。两个人需要2两银子,3个人需要6两银子,4个人是12两,统一了六国的货币造成了通缩,于是马上就没有钱了,只能是把铜钱运回咸阳,大的砸成小的再投放到市场。

  回顾一下,秦国统一的速度太快,废除了别人的货币,一下子进入了通缩的区域,流动性不足了,一定要砸钱,不砸钱怎么富裕,越没有贸易繁荣的地方越容易出事,那就是楚国啊,所以陈胜吴广和项羽都是在楚国。王莽新政是因为中国不产生银子,于是铜没了,交易被吃掉了,只能是弄三个五铢恰,做成了这样的奇形怪状的钱,这不是搞通胀而是为了应对当时的严重通缩。明末怎么回事,张居正变法的时候没有经过这个节点,经过人口的暴涨40年翻了一倍,还要打击关外的努尔哈赤,所以流动性恐慌了,大家都没有银子,惶惶求银,这是白纸黑字,这是退缩不是通胀。布雷顿森林体系,到1964年的时候可能需要3亿两,所以黄金不够了,一定对美元升值,所以布雷顿森林体系存在不下去了,因为人类的需求太大了。

  我们看一下人类供给货币的速度低于人类需求的几何速度增长,我们看比特币怎么来定价。这个理论怎么验证呢?正好有比特比,当时设立了2100万,所以这一轮大涨是大幅度的,以前只是100万人用,现在是1000多万人用,如果是100万人使用是一个单位,1000万是10个单位,涨了100倍,是N的平方减N,是10的平方减10,比特币果然如此是暴涨的,一个很简单的道理,这个货币供给是横线性的,是一个横轴是2100万,只要用的人越多就会触发到流动性不足的区域。所以比特币一定归出现暴涨,为什么出现暴跌呢?因为它不是货币而是收藏品了。它的交易的可能性降低了,因为人人都预计着比特币要涨,所以一定会出现硬分杈,因为网络结点已经相对集中了,可以发生50亿的攻击,这就是硬分杈,涨分杈、跌,因为分杈也赶不上比特币的需求。所以比特币不是一文不值,因为用的理论不对,它是数字黄金,现在的定价是合理的,没有公认的合理的模型。我们给出来了,我们给出的就是这样一个定价的模型,大家看看,比特币的交易频率每分钟的下降,2014年以来,因为它预计升值,人人储藏比特币,所以比特币不是货币,而是收藏的。现在忽然互相的P在下降,但值在上升会出现硬分杈,所以会涨再跌再暴涨,已经跌到每分钟10次以上了,这个P的发生值。在交易频率不断地下降的时候,因为扛不住N的平方减N,因为比特币有非常高的硬分杈,由此导致了比特币的价值继续上涨。因为硬分杈也只是分出新一轮的,赶不上比特币的需求。所以这就是我们说的新的货币需求理论,颠覆现有的,或许只有这个才能解释,支付清算非常频繁,流动性需求是N的平方,比特币是一个横值有一个硬分杈,支付难以应对流动性的需求,触发了流动性的恐慌。

  凯恩斯说的交易角度没有被模拟,交易动机没有被模拟,忽视了网络,从马歇尔以来到托宾,都忽视了人类的交易是一个网络交易。颠覆了突破了原有的框架,颠覆了现有对货币史的看法,我们也应用这个理论给比特币一个定价模型。可以语言将来世界的首富不一定是比尔盖茨,而是中本聪,比特币已经涨到了18000美元,我想跟大家说的是,这就是我和我的同事们做的一点点的理论的探索和创新。我们希望给大家有所启发,也希望对我们重新认识流动性,重新地看待人类的货币需求有新的视角。谢谢大家!

【广告】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