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大庆:创业被媒体妖魔化时尚化标签化


时间:2017-12-18    来源:每日财经

   每日财经(Mrcj88.cn)讯:

  优客工场创始人董事长毛大庆在年会上表示,创业这个事,过去这两年被文学描述、报纸描述,要么就是妖魔化,要么就是时尚化,要么就是被标签化。这些东西都应该过去。未来这些年,创业应该是常态。因为整个人类社会都到了知识大颠覆、技术大突破的时代。总书记多次报告提到大量不能解决的疑难问题都出现了被突破的征兆。我们正处在人类社会大变革的端口,你不思考创新就会落伍于这个时代。是不是要去创业,倒是没那么重要。但是,不研究创新,你就是一个落后的人。你再年轻,你可能都会是落后的人。你去创新,再年老都会跟上时代的发展。褚时建是最好的代表。创业这个事,首先你是不是有匠人之心,还是打算捞一票。这是根本的不同。如果你是捞一票的,你赌博就好了。如果你真是想创业,恐怕你得有一份匠人的精神。这是中国对创业者最需要的呼唤。风口理论、飞猪理论、捞一票理论都可以过去了,慢慢的要回到非常扎实的理论上。做任何一个东西是不是以匠人的态度去做,中国太需要一大批新匠人的出现。

  跟大家做一个小广告,去年我翻译了一本书,承蒙大家的爱护,卖得非常好,就是耐克的创始人的《鞋狗》。菲尔·奈特先生专门为青年人出版了《鞋狗》的青年版,《致新青年》。我又是担任翻译。希望大家从几十年前、一百年前这些扎扎实实到今天还活得非常好的创业帝国身上去学学那种匠人带给你可持续的创业动力,这才是牛逼的创业者。这才是支撑中国长期、稳定发展,强起来靠捞一票是没戏的,还是要靠扎扎实实的做产业、做失业,才能强起来。

  接下来进行的是圆桌论坛,有请各位嘉宾上台分享他们对于2018年投资、创业的心得。各位觉得2018年投资和创业最大的风口是什么。2017年最火的是共享和AI。从年度风口来说,这个频率变低了。是不是创业企业只有抓住风口才更容易获得资本的青睐、更容易上升。能抓住风口的创业企业只占到创业企业的五分之一,或者更少的比例。所有人都扎进风口,对于创业人和投资者来说也不是最好的方式,会有一点虚火偏高。

  张强:包括蜻蜓在内的流量平台都是在促进内容的变现,就是内容和变现相结合。但是,这种变现和简单的内容生产是不一样的,这需要更多的中间平台和服务商去帮助内容方对接不同的流量,尤其在变现上都是细分流量,而不是通用流量,这个方面有很多机会。

  郭曼:我没有太多关注风口。因为我觉得风口非常可怕,有点像“杀人场”。美团时期的“百团大战”,后来的O2O,再后来的共享摩拜、滴滴,能生存下来的就是2、3家企业,但大量的资金投入进去了,很残酷。我自己一直关注航空领域,希望为航空旅客提供娱乐服务。从为航空旅客提供娱乐服务过渡到为航空旅客提供上网服务。最大的娱乐就是上网,能够解决航空旅客娱乐的问题。

  张昭:我觉得今天这个论坛非常好。未来有长达十年的平台效应的商业模式都是“风口”,它是聚沙成塔,它是聚集各种各样创业萌芽,形成趋势性的旋风。这么理解,把2018年、2019年、2020年理解为风口,看未来十年,这样有点意思。这样才能真正的价值资本、产业资本。

  毛大庆:我是觉得别再提风口了,风口已经害死了不知道多少人。风口本身就是违背商业逻辑的。风口原来的意思是发现新机遇,这个可能更准确。但是,这个机遇得转化成实体的东西,还得回到商业逻辑上,这才是有用的东西。否则大家都是机会主义,觉得这个东西不错,就像赌博,往里面押宝,不知道弄出个什么东西来。

  为什么会有风口理论,确实是跟移动互联网在过去6、7年快速影响各种各样生活方式有关。那个时候大家可能会说先占领一个入口,你占了,别人就进不来了,这是互联网的逻辑。在今年的乌镇互联网大会上,所有的互联网人,包括马云自己都在讲互联网从无到有、从有到无,互联网就变成了像电一样的基础设施,最终还得服务于实体经济,还得服务于某种可以长时间存在的商业逻辑。谈一年是没有意思的,要看十年,这个东西是不是能持续发酵,是不是能持续产生经济价值,这就不是风口,风刮过去就没了,这个东西是持续存在的。我是不喜欢风口,没什么意思。

  王海波:但我觉得还是有热的点。比如,国外的Costa会超过沃尔玛,它的精髓是做精致的商品,不用挑,买任何一件不会后悔。网易严选,东西不多,但每一件产品值得挑。网库现在做的项目就是网库好概念商城。无论风口怎么提,人们选择好的食品、用品、产品,这一定是不断加深的。如果说2018年投什么,我们看好在各个领域做好产品的投资。各个领域都会有有情怀、有思想的人,不追求快速的IPO。这个时候投资者会高度关注怎么样做最好的能够留世的产品,怎么样打造一批百年老店的精品。希望2018年会是这样的风口,或者说是一个开端。

  第二,我刚才谈到生活消费领域内的东西是非常多的。比如,城市空间。我相信明年会在城市空间运营领域出现更多的新产品。它是被长时间以来在线上产生的新商业模式促进的,大量的需要到线下来,它一定会激发出更多的空间里的消费模式和内容,这些内容会吸引更多的主流消费群体,产生出新的价值。这一定是一个重要领域。当然,这就会呼唤跟影视产业、文化产业的结合。这些都会产生出新的跨界。所以,跨界的IP文化创新和内容再造产生的价值会特别多。

  主持人:因为各位的所在领域都不一样,我们把各位所在领域的问题单列出来,大家简短回答一下。先问张昭总,这两天《芳华》又在刷屏。我们也看到过去大量喜剧片、类型片的票房很一般。您认为明年哪种类型的电影产品使投资者获得比较好的回报。

  第一个观点,当时我做乐视影业的时候,我给公司确定的第一条座右铭就是“用消灭票房奇迹的方式去追求产业的奇迹”。我做的企业从来不是追求票房电影奇迹的公司,因为奇迹是不可复制或持续的。我们不知道《战狼3》会不会做、什么时候会出来。所谓的IP就是要系列化、可规模化。这是第一个观点。这本身反映了移动互联网时代大家都在琢磨着奇迹的心态。这是坚决要不得的。

  第二个观点,我是做内容的,大庆总做空间,海波总在关注匠心。互联网对文旅产业是什么?大家可以再看的时间长一点,未来三十年是中国文艺复兴的时代,互联网真正起到的是这个作用。前天,我跟徐克导演在聊《奇门遁甲》,他说为什么要跟他合作?我说你一直在强调中国人的想象力。文化起的是什么作用?它是liberation,启发、启示的作用。互联网是印刷术,文化任何的产品是文字。

  张强:音频和视频还是不太一样。按照主持人的提法,音频和视频是竞争关系。其实不是的。音频的场景和视频的场景不太一样。音频是一个特定场景。比如,驾车、健身、晚上。很多地方是你不能用眼,或者不想用眼的场景。从现在来看,跟视频相比,音频市场在国内的渗透率不太高,视频基本上已经达到90%的渗透率,音频的渗透率大概是20%左右。一方面是音频的渗透空间还很大。另一方面,它的市场规模还是相对较小的。

  对于它未来的发展空间,除了在手机端看到的音频的渗透以外,另外一个空间就是未来的汽车,汽车是音频的刚需场景。在内容上,音频平台的内容已经远远超过了传统汽车上收听的广播电台的内容。未来汽车这个平台肯定会被音频市场所占领,这是一个巨大的渗透空间。

  至于知识付费,对于音频来说,除了广告之外,它是变现手段之一。为什么说知识付费这个产品往往是在音频平台上首先实现的变现呢?这跟使用音频的人群有关。目前音频的主流渗透人群还是比视频高端一点的人群。从个人体验来说,这类付费的产品会提高你的效率。这些产品会帮你提炼内容,有很好的老师和主播帮你精选和提炼内容,让你快速掌握这些信息。听音频本来就是效率很高的事情,它是伴随性的,你在开车的同时又得到了这些信息,这跟音频的特性有关。音频领域的付费应该是长期增长的商业模式,而且非常匹配音频内容的特性。

  主持人:问一下郭总,刚才您说了航空在线。在座几位和台下很多朋友在飞机上的时间很多。我们对于航空知识的获取,大家普遍的关键词是高端,都是瞄准这个领域的投放。在您看来,在接下来一段时间,它会产生怎样的变化和明显的趋势,能够给所谓的高端人群带来怎样的体验?

  郭曼:我前期是做航空媒体的,全国机场的数码媒体、飞机里的数码媒体,90%都是我们经营的,内容都是我们提供的。我们是从2015年开始转型,因为我们一直想为航空旅客提供娱乐服务,最大的娱乐就是上网。在国外刚有这个技术的时候,我们就想第一时间把它引入到中国。以前都说所有国外的商业模式复制到中国来,在飞机上上网依然是国外最先兴起的新技术,而且是这1、2年才出现的,而且也是有机会让中国人实现弯道超车的技术。卫星技术跟AI技术一样正在突飞猛进的发展,技术变革非常快。过去一颗K6卫星能够提供的带宽只有2G。今年4月份,中国发射了第一颗Ka卫星,L波段,资源特别少,特别贵,谁都用不起,在飞机上打一个电话,一分钟几美金,只能用于前仓应急情况下的应急通讯。L波段特别小,特别窄,特别贵。到了KU波段,宽了一些,价格下降了一些。但是,真正的技术革新是KV卫星的出现。中国4月份发射的这一颗KA卫星超过过去中国发射通讯卫星的容量总和,明年发射第二颗,后年发射第三颗。美国准备发射1T带宽的KA卫星。原来用一颗火箭发射上去只有2G,现在火箭发上去有1024G。技术突飞猛进,导致资源几何倍的放大,单位成本迅速下降。过去在飞机上上网很贵、很慢、体验很差。但是,在Ka阶段,完全可以做到在飞机上上网跟在地面上网4G的体验是没有差别的,是一样的,而且是便宜到大家上得起的。我们追求的终极目标是在飞机上提供免费的上网服务,这就是依赖于技术的进步、成本的大幅度下降和资源扩张。

  为什么说这是中国公司有机会实现弯道超车的领域?因为Ka卫星是新技术,中国在这个领域并没有落后美国很多。美国之前走的很快的实现空中上网技术的公司,用的全部是Ku技术,让他们革自己的命,就像柯达用数码技术革胶卷的命一样,非常难受。因为他们前期做了大量的基础设施投资和技术储备。柯达当年有数码技术,但不会用自己的数码技术去杀掉自己的胶卷技术。但是,胶卷技术是必定被砍掉的。

  我们的解决方案已经到了北京,也是跟世界上最优秀的公司合作整个系统,月底之前我们做调试。能不能实现飞机上上网的体验和地面上一样,下个月就可以见分晓。如果实现飞机上网和地面上网同样体验,而且价格便宜,我认为这是为大家做了一件好事。

  如果你认为在消费互联领域、IT资本领域具有巨大的不确定性的时候,我们真的应该走入中国无数的实体企业家身边去。到他身边,真的会成为最核心的人才,也是最有价值的推动者,而且可以很快看到价值成就。网库是从1999年做114网络黄页开始,到2013年一直是做IT服务。到了2013年以后,我们才知道不应该提供所谓的信息应用,更应该进入产业领域。我们投了30多家实体产业。比如,纸箱产业网。最近我们也正在看做筷子的项目,正在构建筷子产业网。对于创业者,除了给他提供资本以外,还应该给他提供产业平台。大家要创业,进入实体一定有机会做百年产业,任何一个单品都会出现褚橙,出现王老吉,出现九阳。希望借助网易的平台,成为一个好的起点。

  毛大庆:海波提到褚橙,我刚刚从哀牢山下来。创业这个事,过去这两年被文学描述、报纸描述,要么就是妖魔化,要么就是时尚化,要么就是被标签化。这些东西都应该过去。未来这些年,创业应该是常态。因为整个人类社会都到了知识大颠覆、技术大突破的时代。总书记多次报告提到大量不能解决的疑难问题都出现了被突破的征兆。我们正处在人类社会大变革的端口,你不思考创新就会落伍于这个时代。是不是要去创业,倒是没那么重要。但是,不研究创新,你就是一个落后的人。你再年轻,你可能都会是落后的人。你去创新,再年老都会跟上时代的发展。褚时建是最好的代表。创业这个事,首先你是不是有匠人之心,还是打算捞一票。这是根本的不同。如果你是捞一票的,你赌博就好了。如果你真是想创业,恐怕你得有一份匠人的精神。这是中国对创业者最需要的呼唤。风口理论、飞猪理论、捞一票理论都可以过去了,慢慢的要回到非常扎实的理论上。做任何一个东西是不是以匠人的态度去做,中国太需要一大批新匠人的出现。

  跟大家做一个小广告,去年我翻译了一本书,承蒙大家的爱护,卖得非常好,就是耐克的创始人的《鞋狗》。菲尔·奈特先生专门为青年人出版了《鞋狗》的青年版,《致新青年》。我又是担任翻译。希望大家从几十年前、一百年前这些扎扎实实到今天还活得非常好的创业帝国身上去学学那种匠人带给你可持续的创业动力,这才是牛逼的创业者。这才是支撑中国长期、稳定发展,强起来靠捞一票是没戏的,还是要靠扎扎实实的做产业、做失业,才能强起来。

【广告】

热点文章